鄉村少年 第三千三百一十六章 丹帝的傳音玉玨

小說:鄉村少年 作者:逍遙夫子 更新時間:2019-06-19 11:46:35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嗖——”屠一笑身體碎裂的瞬間,龍鳳仙牌從甄誠的脖頸飛出,一個白色的光圈將屠一笑身體釋放的能量籠罩住,那些還未來得及消散的能量,化成一道道光束向仙牌里聚集。“帥!”屠一笑被殺,吳昕開心的打了一個響指,笑容滿面的拍手叫好。甄誠站立的地方,青龍刀罡仍然向外擴散,吳昕等人根本不敢向甄誠靠攏。真強!夏蝶舞美目瞪得圓圓的,剛才那逆天的一刀,仍然在腦海里反復回蕩。這不足一年的時間,甄誠進步的速度駭人,夏蝶舞不敢再提與甄誠比劍的事情了,即使想一想,夏蝶舞都會羞愧的臉紅。“師傅真厲害!”陶三眨巴著眼睛,雙手握拳,滿臉的興奮。“甄誠不會受傷吧!”甄誠斬殺了屠一笑,固然令人欣喜。可是,戰斗都結束了,甄誠為何還一動不動呢?自己等人因為修為低過不去,甄誠應該可以過來啊。“等著鼓掌呢!”南宮婉兒冷傲的俏臉之上,多了一抹因興奮而產生的紅云,明明在調侃,但語氣卻冷冰冰更像責備,能做到這樣的,恐怕只有南宮婉兒。眾人的言語,甄誠聽得一清二楚。南宮婉兒的調侃,揶揄的甄誠很想吐血。剛才那一刀,一瞬間幾乎耗盡了甄誠所有的真元力,雖然未受傷,但甄誠卻很難受。青龍刀變成青龍,回到泥丸宮之中,也顯得無精打采。仙殿懸浮在高空之上吞食能量,此刻甄誠卻無力收回。如果殘魂未死,此刻甄誠也只能眼睜睜的殿為所欲為了。所幸,甄誠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又過了半個時辰,天地能量漸漸恢復正常,龍鳳仙牌飛回到甄誠面前,收斂白光,再次懸掛在甄誠的頸項之上。“呼——”一口濁氣吐出,甄誠心神一松。長達數月的緊張生活總算告一段落了。回想這三個多月的生活,每一天都那樣緊張,每一刻都關涉到生死。很幸運,自己活下來了,吳昕婉兒等人也沒事,此刻,甄誠居然感覺到一種別樣的幸福。只是,甄小云的消失,讓甄誠有些猝不及防。這個突然出現,又離奇消失的妹妹,讓甄誠很是迷惘。“怎么樣?”空間恢復正常之后,吳昕等人虛跨到甄誠身邊,關切的七嘴八舌的詢問。“回丹宗!”有太多的話想說,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甄誠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無事,干脆果決的下達命令,一陣靈力波動之后,甄誠等人消失。甄誠等人離開之后,屠一笑隕落的地方,閃過一道耀眼白光,白光劃出長長的尾巴,像隕落的星斗一般消失在東方。甄誠等人的一時大意,為日后帶來的無邊無際的麻煩,斬殺仙族使者,后果的嚴重性可想而知。孫地仇科鬼結學戰冷酷我孫地仇科鬼結學戰冷酷我

  “怎么樣?”空間恢復正常之后,吳昕等人虛跨到甄誠身邊,關切的七嘴八舌的詢問。此刻,太陽還未升起,黎明前的黑夜碾壓一切。獨自一人升起,影的身心孤獨而又落寞。“甄誠沒死!”魑魅的身影與影的身影重疊,聲音之中卻透著遺憾,“你還有機會!”“滾!”聽到魑魅的聲音,影的身體緊繃,冷哼呵斥,連頭都未曾回一下。這兩個多月,影每天都在痛苦和自責中度過,每天都想聽到甄誠的情況,可每天盼來的都是失望。影從來沒有這么憎恨一個人,更加沒想到,自己憎恨的人是哥哥魑魅。從懂事起,哥哥就是影的倚靠,影甚至想,自己這輩子都會跟哥哥在一起。可是,魑魅的做法,讓影一次次失望,甚至于絕望。“刺客盟想重新崛起,不依附大宗門是不可能的!我們先祖,在創立刺客盟初期的時候,也得到了端木家族的暗中支持。難不成你以為,只憑借十個此刻,就可以替天行道嗎?”對于妹妹的不理不睬,魑魅絲毫不以為意。臉上掛著笑容,走到影的身邊站定。“我知道你恨我!但你想想有沒有害你?”魑魅的樣子很誠摯,可是,聽在影的耳中卻那樣惡心。影迅速轉身,準備離開。可是,魑魅的聲音再起。“想快速提升修為嗎?”魑魅嘴角冷笑,慵懶轉身說道,“雪月峰坍陷之后,那里留下一道天塹。一個多月前,那里空氣亂流嚴重,分神期以下的大能很難在那里生活。但在一周前,那里的空間亂流漸漸消失,周圍的靈力匯聚,濃郁的可怕。如今,修仙大陸的很多散修都到那里尋找洞穴修煉!你去,還是不去,自己決定!”影還未做出回答,魑魅已經瞬影離開了。影在原地冥想了片刻,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不管是什么族群,趨炎附勢是一大共性。當然了,如果說的好聽一些,也可以是眾望所歸。不算高的天都峰上,朱也站在甄誠身后,神情間透著肅穆和滄桑。甄誠望著東方,手里握著一塊白色的傳音玉佩。從世俗到蠻荒,再從蠻荒到修仙大陸,只要可能,甄誠的身邊一定會帶著家人的照片。回到丹宗之后,甄誠只短暫的停留幾天,就心急如焚的來了天都峰。朱也沒有離開,似乎一直等待著自己。甄誠還未開口,一塊潔白的玉佩已經放在了甄誠的手上。“這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尊上離開前,讓我交給你!他知道你回來的!”守候和等待,是朱也這幾個月生活的全部內容。丹帝沒有讓朱也做的事情,朱也絕對不會做。丹帝吩咐的事情,朱也就是死也要完成。丹帝在朱也的心中,占據著特殊的地位。這么多年了,朱也已經習慣了聽丹帝的命令辦事。可是,丹帝離開了,沒有說什么時候會回來。只要捏碎傳音玉玨,甄誠就可以解開自己的身世之謎。可是,像即將被掀開紅蓋頭的新娘一樣,此刻甄誠的內心充滿了恐懼和忐忑。“丹宗需要人!”心情激蕩的厲害,甄誠沒有急著捏碎玉玨,目視東方,對朱也發出了邀請。“我不能離開!”朱也回答的干脆果斷,“我喜歡等待!”甄誠沒有再說什么,點了點頭,神色淡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朱也選擇了忠誠,因為那樣他才最快樂。站在天都峰向下望,有很多山脈;站在天都峰仰望,也有很多高聳的山峰。只有目視東方,才可以了無障礙,這起眼的天都峰居然最適合欣賞朝陽。噴薄而出的朝陽,瞬間霞光萬丈,白晝光臨,黑夜結束。縱身一躍,甄誠的身影漸漸變小,轉瞬間消失在天地間,就像從來都未曾出現過一樣。“呼嚕——呼嚕——”原本站立的朱也,身形慢慢的變大,一只巨大的黑色野豬出現在天都峰上,目視東方,兩只細小而又滄桑的眼睛之中流著晶瑩的白光。甄誠不想留在丹宗,因為女人太多,甄誠沒法清凈;甄誠不想留在天都峰太久,因為天都峰有甄誠不想面對的人與事。飄身而下,甄誠漫無目的的虛跨。與以前的謹小慎微相比,如今的甄誠可以恣意虛跨。有風飄絮南宮婉兒等人在,甄誠一點兒都不擔心丹宗的運作。甄誠如今唯一要做的,就是怎么把蠻荒和修仙大陸打通,把家人接過來。三天之后,甄誠出現在萬獸山脈,尋找著當初出現的地方。只要找到入口,甄誠有信心可以通過。可是,甄誠憑借強大的預感知,搜尋了一遍又一遍,一無所獲。茫無涯際的萬獸山脈,獸吼連連,即使合體后期的甄誠,也不知何去何從。“奇怪了,怎么會消失不見了?”憑借模糊的記憶,甄誠選擇了西方,撕扯空間,凌空虛跨飛行。修仙大陸多山,以甄誠如今的修為,撕扯空間行進,一天下來,沒有一萬里,也有八千,直到深夜,甄誠一無所獲。一個人趕路,孤獨又寂寞。遠處有一處平地,甄誠將下身形,緩步瀏覽思考對策。“吼——”獸吼聲陣陣,三只七彩妖狼兇狠的撲向甄誠,迅疾而又凌厲,血盆大口張開,散發出一陣陣令人作嘔的味道。“找死!”甄誠冷哼一聲,嘴巴微張,一道聲浪將三只七彩妖狼斬殺,鮮紅的血液在夜空之下彌漫,順著風向傳出很遠很遠!本書來自/book/ht/10/10498/index.ht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