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仙尊葉辰 第兩千兩百一十九章 我有珍藏版

小說:武帝仙尊葉辰 作者:六界三道 更新時間:2019-09-23 15:13:59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救不得。”葉辰干咳,自明白邪魔的寓意,他連自己都救不了,更莫說救牧流清了,那尊洪荒大神,在洪荒時代便已葬滅,古老歲月前,連紅蓮女帝都束手無策,更遑論是他了。

  一句話,邪魔的美眸,暗淡了不少,她是太急切了,儼然忘卻葉辰僅是大圣境,大帝都參不透的輪回,他如何能頓悟。

  這一瞬,她又覺九轉還魂丹靠譜了,真火真雷還得尋,煉丹材料也還需找,指著那九轉還魂丹,來復活她的牧流清了。

  “這誰的襪子。”這邊,葉辰一手拎著那塊抹布,一手捏著鼻子,黑著臉環看眾人,直接略過月皇和東凰太心,連邪魔都不帶考慮的,都是美女,渾身不見一絲污垢,哪能是她們。

  他之目光,瞟過了天玖,又掃了掃天老和地老,以及那幫老準帝,襪子這般臭,必是這幫老不正經的,一點兒公德心都沒,不洗不洗唄!別往人嘴里塞啊!曉不曉得,會出人命。

  一眾老準帝皆不言語,干啥的都有,個頂個的不靠譜。

  葉辰臉色更黑了,也干脆不問了,盯著眾人的雙腳。

  別說,還真給他找到了,是地老那老家伙,人都是穿一雙襪子,在場這么多人,男男女女的,屬他出色,穿了一只。

  天地良心,連地老都不知,他僅穿了一只襪子,至于另一只嘛!在葉辰手拎著呢?那顏色,那味道,絕對是老古董。

  這都歸功于天玖,那廝攻伐無匹,偷東西的本事,也不是蓋的,神不知鬼不覺下,脫了地老一只襪子,人地老堂堂準帝級,竟渾然不知。

  這一瞬,天玖的腰板兒,挺的那叫一個筆直了,一臉的深沉。

  帝尊當年,教他的這門神通,的確夠尿性的說。

  不是吹,他這大手一揮,還能把地老的內褲脫下來。

  只要他愿意,也能把月皇的胸.衣順走,不過,月皇可不能亂招惹,那娘們兒兇的很,還有東凰太心和邪魔,惹誰都不能惹她倆,神將又如何,攻伐霸道又怎樣,一樣會被打成腦殘。

  這邊,葉辰已若無其事的扔了襪子,找出是誰了,那下面好辦了,抽空得收拾地老,也把他的臭襪子,塞地老嘴里。

  “大楚的皇者,能否聊一聊,夢見啥了。”東凰太心悠笑道。

  “腦袋還暈著呢?”葉辰擺了擺手,一屁股坐地了,不止是真暈,還是假暈,不止是睡的太久了,還是被襪子熏暈的。

  暈歸暈,諸多事還是記得的,一切皆因帝荒的玉簡,更準確說,是玉簡封著的那金光,便是因那金光,才墮入了沉睡。

  至今,他都不明白,帝荒帶玉簡給他,意義何在,僅僅讓他睡一覺?在他看來,無的帝君,可沒這般無聊,還用帝道封印封著,傻子都知不簡單,可惜,他還是不懂,這啥意思。

  眾人皆不語,靜靜望著葉辰,看其神色,并非撒謊,他是的確不知,涉及了輪回,連他們都稀里糊涂,更何況一個大圣。

  對面,葉辰恢復了清醒,眉宇間,多了一抹皺色。

  夢的輪回,玄之又玄,他僅悟了皮毛,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值得肯定的是,冥界那兩大至尊,想窺看的,正是他的輪回,這一點,毋庸置疑,至于是否看到了,還得去問冥帝和帝荒,那倆至尊真有意思,身在冥界,還搞的這般的復雜。

  “你且先回去,他日,自會尋你。”東凰太心淡淡道。

  “過幾日,我再來。”葉辰沒多說,拍拍屁股走了,走出沒幾步,便又折返了回來,拉起地老走,“老頭兒,送送我。”

  “滾,沒空。”

  “我有珍藏版。”

  “哎喲喂,你慢著點,別摔著。”地老的神情,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一路扶著葉辰,那諂媚的姿態,看的眾人手癢癢。

  兩人一前一后走了,一道跟出去的,還有一幫老準帝,一個個捋著胡須,若無其事,連天玖,也倒背著手,跟了過去。

  園,僅剩一眾女準帝,各個表情怪,不知珍藏版所為何物,連東凰太心和月皇,也都一臉不解,又是大楚的特產?

  倒是邪魔,心知肚明,所謂的珍藏版,那可都是**的畫面。

  不由得,她抬了眸,在場的女準帝,被她挨著個的看了個遍兒,也包括東凰太心和月皇,葉辰那些個珍藏版,不乏她們的**照,雖都穿著衣服,可在她眼,跟沒穿沒啥區別。

  只因,那些個珍藏版,她當年也都看了,誰是誰的,她都門兒清,為此,在夜深人靜時,她總還拎出來,三圍啥的。

  眾多的女準帝,被盯的渾身不自然,怪只怪,魑魅邪神的眼神兒,忒不正常,跟她的作風一樣,一生從不干正常事兒。

  啊.....!

  另一方,傳來了慘叫聲,聽其聲,乃地老的。

  定眼去看,地老那叫一個慘,一不留神兒,挨了葉辰一記打神鞭,腦瓜嗡嗡的,板板整整的七竅流血,其口,還被葉辰塞了一只臭襪子,值得一說的是,那襪子的味道,賊是猛。

  到了,地老都未看到珍藏版;到了,也都不知葉辰為嘛揍他。

  一眾老準帝,也是一臉的懵,不給看不給看,咋還打人呢?

  “來,一人一份,給我打,朝死打。”大楚的第十皇者,倒是慷慨,一人塞了一部珍藏版。

  這下,老不正經的準帝們,倍兒來精神,為了看珍藏版,臉都不要了,挽起了衣袖,摁著地老是一頓爆錘。

  是可憐了地老,被一只臭襪子,坑的懷疑人生。

  神將天玖一聲嘆息,那神情,那叫一個悲憫。

  沒辦法,其他神將都在應劫,這坑人的活兒,他得一力承擔,還是帝尊他老人家教的好,絕對手把手帶出來的神將。

  葉辰終是走了,一路都在拿著酒水漱口。

  待會玉女峰,眾女都還未歇息,聚在老樹下,縫制衣服,時而也會抬眸,看一眼不遠處的小葉凡和小楊嵐,正在草地玩耍,追逐著起舞的化蝶,如似兩個小精靈,純真而爛漫。

  姬凝霜也出關了,抹滅了帝道殺機,穩固了大圣修為。

  如今的她,著實不凡,遠遠望去,如夢似幻,一道道本命法則,映著皎潔月光,似隱若現,仔細去凝看,還能得見異象幻化,澎湃的仙力,掩也掩不住,絲絲縷縷,皆是生機盎然。

  葉辰心嘖舌,她這媳婦,著實逆天了,強如他,都未必拿的下,能引三十二帝的狠人,不是鬧著玩兒的,是真的可怕。

  “爹爹,抱抱。”小葉凡邁著蹣跚而來,見葉辰,甚是親切。

  葉辰俯身抱起,每逢此時,都會窺看小葉凡,這化童年的時間也夠久了,還不見長個,還有小楊嵐,依舊是兩三歲的模樣,若他倆日后皆如此,當爹的可受不了,還等著抱孫子呢?

  “喏,紅塵雪留個你的。”楚萱輕笑,拂手一個儲物袋。

  葉辰隨后接下,隨之捏碎,儲物袋,僅只兩樣東西,一朵紅色的火焰,一枚紫色戒指,一為紅蓮業火,一為丹尊玉戒。

  葉辰見之,不由挑眉,自認得這兩物,也自知紅塵寓意,還真把殿主之位傳給了他,而且,還送了一朵極為霸道的真火。

  “丹尊殿已與丹城合并。”楚靈輕語一笑。

  “還有這事兒?”葉辰一愣。

  眾女未言語,還是南冥玉漱,笑著傳了一抹神識。

  葉辰讀之,瞬時明了,又不免唏噓了,竟不知他沉睡的這幾月,大楚發生了這么多事,也難怪一路走來,嗅到了諸多陌生的氣息,如今的大楚,可謂人才濟濟,陣容也龐大了不少。

  紅塵雪的饋贈,他還是收了,不收也沒轍,那娘們兒早不在大楚了,她是個甩手掌柜,他又何嘗不是,基本沒去過丹城。

  夜,逐漸深了,兩個小家伙入了夢鄉,眾女也各自回了閨房。

  老樹下,也僅剩葉辰和姬凝霜,盤膝對坐。

  隨著一縷清風拂來,二人之元神,紛紛遁出了肉身,姬凝霜之元神,進了荒古圣軀,而葉辰之元神,卻進了瑤池仙體。

  葉辰還好,進過一次姬凝霜肉身,早有準備。

  倒是姬凝霜,第一次入主男子的肉身,頗為不適,本來是個洞,突的多出一根棍兒,能適應才怪,而她更多的,還是好,都是人,咋有諸多不同呢?兩兩對,還真是新鮮呢?

  “軟,真軟。”葉辰這邊兒,手很不老實了,捏捏這摸摸那,手感還是不錯的,柔嫩細膩,儼然已忘了感悟神藏之事。

  姬凝霜臉一紅,轉身走了,回了閨房,緊閉了房門,雖有矜持,卻還是忍不住,撫摸了葉辰肉身的胸膛,很結實很溫暖。

  葉辰干咳,瞅了一眼四周,很自覺的進了楚萱的房間。

  “凝霜,有事?”旋即,便聞楚萱愕然之聲。

  “凝什么霜。”

  “你,葉辰?”

  “別說,她這倆饅頭,的確你的大一號。”

  “滾。”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