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婿韓三千蘇迎夏 第七十六章 牽手

小說:豪婿韓三千蘇迎夏 作者:絕人 更新時間:2019-06-17 06:38:28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刀十二本以為自己承受韓三千的兩腳不會有什么問題,可是當那股力道襲來的時候,刀十二才臉色巨變,和他想象中相比,力道強得太多!

  韓三千在身體下落的過程中,又順勢踹出一腳。手機端https://m..la

  刀十二連退三步,呆立當場!

  整個拳場鴉雀無聲。

  擂臺旁的其他拳手看到這一幕,瞪大了眼睛,就像是見了鬼一樣,不敢相信。

  逼退刀十二!

  這個人竟然逼退了刀十二。

  強悍如斯,不曾逢敵的刀十二,雖然沒輸,可是他連退三步,這已經是一件讓人無法相信的事情。

  韓三千落地,砸出擂臺一聲巨響。

  “你說過的話,還算數嗎?”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刀十二說過,只要能逼退他一步,他就認輸,但是現在,他整整退了三步。

  一言不發的走下擂臺,對工作人員說道:“這一場的錢,我不要了。”

  工作人員面色如豬肝,這件事情必然會被葉飛知道,怪罪下來,他可要承擔全部的責任。

  韓三千松了口氣,如果刀十二不認賬,繼續打下去,他今天恐怕就得被人抬著離開拳場。他的雙手已經麻木得沒有知覺,刀十二的一時大意才讓他找到了機會。

  這個家伙,恐怕跟師父炎君也能打上幾個回合,實在是可怕。

  韓三千走下擂臺,朝門口而去。

  工作人員也不敢阻攔,只能任由韓三千離開。

  墨陽和林勇兩人見狀,趕緊跟上了韓三千。

  到了街上,韓三千扔掉面具,墨陽和林勇已經走到了身邊。

  “怎么樣,需不需要去醫院?”墨陽雖然震驚韓三千的實力,但是他知道韓三千肯定受傷不輕。

  韓三千搖了搖頭,說道:“開車送我回家吧。”

  “真的不需要去醫院?你確定嗎?你的手沒問題嗎?”距離近了,墨陽能看到韓三千發抖的雙手,一連三個問題,表示著他對韓三千的關切。

  韓三千笑了笑,說道:“醫院什么時候都能去,但是今晚是個特殊的日子。”

  葉飛辦公室,當他得知拳場竟然有一個觀眾把刀十二逼退的時候,一開始不相信這件事情,直到再三的確定無誤后,才覺得不可思議。

  雖然刀十二不受他控制的態度讓葉飛非常不滿,但葉飛也不得不承認刀十二的強悍實力,這也是葉飛為什么會縱容刀十二的原因,一個強悍的人,自然有他自傲的資本,哪怕他不會聽命,但是能夠留在自己的拳場,那也算是少了一份威脅。

  而現在,竟然有一個比刀十二更強的人出現,這對葉飛來說,無疑是一個潛在的危機。

  “馬上派人去給我查他的底細,一天之內,我要他的全部信息。”葉飛吩咐道。

  “飛哥,拳場的監控視頻已經截取出來了,你要看看嗎?”

  “問的什么廢話問題,當然要看。”能逼退刀十二的人,葉飛怎么會不看呢。

  當視頻畫面出現之后,葉飛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凝重,從身形而論,他和刀十二有著非常大的差距,可是實力卻并不比刀十二弱。

  特別當葉飛看到平滑退到擂臺邊緣的一幕時,更加覺得不可思議,以刀十二這般強悍的力道,他能夠硬生生的抗住,在葉飛眼里已經不是常人所為。

  “這個人,找出來之后,不能為我所用,就找個機會殺了,絕不能允許這樣的威脅存在。”葉飛冷聲說道。

  韓三千不知道自己成為了葉飛要殺的目標,回到家里之后,洗了個澡,回到房間里,驚喜的發現,地鋪已經沒了,而床上多了一個枕頭。

  蘇迎夏背對著韓三千側身睡覺,有沒有睡著韓三千不知道,不過這表示,三年之后的今年,他總算是有了上床的權利。

  剛躺上床,韓三千就聽蘇迎夏說道:“紅線以外才是你的位置。”

  韓三千起初莫名其妙,直到看見床單上縫制的一條紅線,這才啞然失笑。

  蘇迎夏居然在床單上縫了一條紅線,雖然歪歪斜斜,但是分割得倒是很清楚。

  “什么時候才能沒紅線呢?”韓三千笑著問道。

  “看你表現。”蘇迎夏側著的一張臉已經通紅,手心更是緊張得冒汗。

  雖然和韓三千同住一個房間已經三年時間,但是兩人這么近距離的睡在一起,對她來說卻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要是你越線了怎么辦?”韓三千說道。

  “我怎么可能會越線,你想多了。”蘇迎夏斬釘截鐵的說道。

  韓三千笑而不語,蘇迎夏睡覺可不老實,睡前床頭,醒后床尾的事情時常發生,這可不是她能夠控制的。

  但是對韓三千來說,只要他不越線就行了,至于蘇迎夏睡醒后是什么姿勢,他可管不著。

  第二天六點醒來,蘇迎夏看到韓三千規規矩矩,自己也保持在原來的位置,心里松了口氣。

  起床洗漱完畢,蘇迎夏才發現韓三千竟然還躺在床上。

  “你不會是舒服過頭了吧,今天不跑步了嗎?”蘇迎夏問道。

  “想休息一天。”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走到床邊,直接拉起了韓三千的手,說道:“沒有你,我不習慣。”

  韓三千背脊瞬間冒出了一陣冷汗,但是表情無異,笑了笑說道:“去。”

  洗臉刷牙是尋常的動作,但是對于今天的韓三千來說卻是非常艱難,好不容易做完這兩件日常事,背上的汗水已經濕透了衣衫。

  “你今天怎么了,一大早就汗流浹背的?”蘇迎夏剛出門就看到韓三千背上的水印,奇怪的問道。

  “你不覺得天氣有點悶熱嗎?”韓三千說道。

  天氣入夏,的確熱得鬧心,但是早晨的云頂山卻是很清涼的,蘇迎夏也沒多想,大概是每個人的體質感受不同吧。

  “走吧。”

  兩人的路線從山腰到山頂,山路蜿蜒,距離和以前跑步的路線也差不了多少。

  到了山頂之后,蘇迎夏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大口的呼吸,但是她今天有點心神不寧,早上試探性的牽了一下韓三千的手,但是這對她來說,并不是一次真正的進步。

  既然已經和韓三千睡在同一張床上,蘇迎夏希望他們兩人的關系能夠逐漸的加深,雖然不能一蹴而就,可循序漸進的發展也是有必要的。

  而且她清楚,如果她不邁出這一步,韓三千是不會這么做的,因為韓三千特別在乎她的感受,沒有她的同意,不會做任何令她不適的事情。

  悄悄的踱步靠近韓三千,蘇迎夏指著山下的云城,說道:“能有資格在這里俯瞰云城,真是要謝謝你。”

  “可惜這里的風景還不夠美。”韓三千說道。

  “那哪里才美?”蘇迎夏疑惑的問道。

  韓三千抬手指向北方,說道:“那邊,有一個叫燕京的城市。”

  蘇迎夏找到了機會,裝作不經意的打下韓三千的手,然后順勢握著,說道:“你心可真大,燕京可是一個權利之都,蘇家想去燕京發展,哪有資格。”

  由于緊張,蘇迎夏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死死的握著韓三千的手。

  劇痛難忍,韓三千卻是笑臉盈盈,牽手的成就跟疼痛相比,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有一天,我會帶著你,去那看看不同的風景。”韓三千說道。

  “我相信你。”蘇迎夏真摯的看著韓三千。

  今天兩人沒有跑步下山,而是牽著手漫步,沿路看著云頂山的綠化風景,一種戀愛的氛圍在兩人間蔓延開來。

  吃了早飯,韓三千和蘇迎夏兩人站在車旁,都是副駕駛的位置。

  “你干什么?”蘇迎夏不解的問道。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