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個王爺亂天下 第612章 王爺處理事務了

小說:拐個王爺亂天下 作者:冰月軒 更新時間:2020-02-19 05:53:09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看到玄旻半天不回話,安以繡一顆心隨之沉了下來,臉上的淡然也變成了冷色:“王爺到底怎么了?你說實話。”

  玄旻吞了一口口水,嚴肅起來的王妃還真的是有些可怕,那他現在該怎么說呢?是替殿主說話?還是直接將殿主為王妃煨湯被燙手一事告訴王妃?

  玄旻遲遲不回話,一定是其中有貓膩。

  安以繡手指在桌上輕輕敲了敲,一字一句道:“玄旻,我希望你能認清實務,說實話,否則,別怪我到時候在王爺面前參你一本。”

  聽到安以繡的威脅,玄旻第一時間是傻傻問:“王妃要和殿主參我什么?”

  安以繡唇角一勾,露出一起陰險的笑意:“說你調戲我。”

  玄旻驚得往后退了好幾步,連連和安以繡擺手,急的說話好幾次都咬到了舌頭,卻也沒有功夫在意自己舌頭疼,大著舌頭道:“王妃……唔,這個話,這個話可千萬不能亂說,屬下會掉腦袋的!”

  跟著伺候殿主的人,誰不知道殿主就是一個大醋壇子加妻奴,倘若讓殿主聽到王妃的枕邊風,就算殿主知道王妃說的不是真話,他們也一定會因為王妃一番話而遭殃。

  安以繡勾了勾唇,并不打算因此放過玄旻,做出一副你若不說實話,我便如此說的模樣,倒是嚇壞了玄旻。

  在小小的出賣一下殿主,和被殿主罰去生死塔之中選擇,玄旻沒辦法,只得和安以繡投降:“王妃……我說,我說還不行么,你可千萬別和殿主說這話,不然我真的就沒命了,還請王妃口下留情。”

  既然玄旻已經這么說了,安以繡斷然沒有再繼續為難他的道理,挑了挑眉道:“既然如此,那你說吧。”

  玄旻做出一副苦瓜臉的模樣道:“回王妃,殿主,殿主其實沒有去處理絕殺殿的事務,那都是我想出來的理由。”

  安以繡神情之中并沒有太多的驚訝,她早就從玄旻不自在的表情當中看出他是在說謊,只等著玄旻告訴她真實原因。

  玄旻扯起一絲笑意:“王妃,殿主他這幾天應該都不想見你。”

  聽到玄旻這么說,安以繡忍不住撇了撇嘴:“為何不想見我?我哪里惹到他了嗎?”

  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和沐淵白的對話,安以繡皺起眉頭,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他,難道是沐淵白更年期到了?

  可是沐淵白還年紀輕輕的,哪里來什么更年期呢?

  對于沐淵白到底為什么不想見安以繡,玄旻并不想多說,畢竟有一句話叫多說多錯,倘若他在那邊和王妃說殿主的事情,事后若是被殿主知道,他一定吃不了兜著走。

  這種事情嘛,還是讓殿主自己去和王妃解釋吧。

  想至此,玄旻微微一笑,帶著一絲奸詐:“王妃,這件事情殿主他說要自己和你說,我還是不在這里傳話了。”

  “王爺現在在哪里?”

  玄旻指了指后廚方向:“回王妃,殿主應該還呆在后廚研究新的菜式吧。”

  還在后廚?

  安以繡抬頭望了望天,此刻夜幕降臨,天上繁星點點,玄旻居然告訴她沐淵白還在后廚。

  難不成沐淵白今天是打算在后廚中和老鼠過夜嗎?

  看到安以繡皺起眉頭,一副要找人算賬的表情,玄旻忍不住一陣寒戰:這個樣子的王妃還真的是有些可怕。

  去往后廚的路上,安以繡一直板著一張小臉,哼,沐淵白最好趕緊想好他為什么不見她的理由,否則……看她不狠狠教訓他一頓。

  其他蹲在房頂上的絕殺殿成員老早就看到安以繡氣勢洶洶的沖向后廚,對視一眼打了個寒顫:怎么他們覺得殿主馬上就要遭殃呢?

  其中一個絕殺殿成員看向后廚,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先去和殿主通風報信一番,這樣就算到時候殿主要找人發泄怒氣,他也有理由獨善其身。

  “殿主!”

  看到絕殺殿成員出現在后廚門口,沐淵白倒是有些意外:“怎么了?是王妃出什么事了?”

  那絕殺殿成員憋著心中的笑意,一臉嚴肅道:“回殿主,不是。”

  “那是什么?”

  “王妃來了。”沐淵白此時正試圖用已經被紗布包成粽子的手去翻炒鍋內的紅燒肉,奈何十指都被包成一團,手指活動不開,甚至可以說根本就沒有手指縫,這大大加大了他做菜的難度,原本被他用兩只手腕夾著的鍋鏟“

  鐺”的一聲,從鍋里掉到地上,沾上了滿滿的灰塵。

  “給我把鍋鏟撿起來,放到水里去沖洗一下。”

  對于那絕殺殿成員向他匯報的消息充耳未聞。

  那絕殺殿成員只好開始替殿主做苦力。

  將沖洗好的鍋鏟拿回來,再次遞給殿主之后,他才聽到殿主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你剛剛要和我說什么?”

  無奈之下,他只好再一次和殿主重復他剛剛說的話:“回殿主,屬下剛剛是說王妃過來了。”

  “鐺”一聲,鍋鏟再次掉到地上,滾滿了一勺子的灰塵。

  沐淵白也顧不上落在地上的鍋鏟,直直看著那絕殺殿成員,一字一句問道:“王妃來后廚了?”

  那絕殺殿成員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是啊,屬下剛剛蹲守在房檐之上,看到王妃有些怒氣沖沖的往后廚過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惹得王妃生氣,所以屬下便先過來和殿主匯報一聲,讓殿主心中有底。”

  沐淵白嘴巴朝還在煮的紅燒肉的努了努:“你在這兒把紅燒肉守著,要是糊了我為你是問。”

  吩咐完這番話,沐淵白轉身就朝后廚大門走去,留下那個絕殺殿成員莫名其妙的站在菜鍋前:“啊?殿主?你,你不見王妃嗎?”

  “你給我在這好好守著就行了,哪來這么多廢話,倘若王妃過來問我在哪兒,你就說我去處理事務了,過幾天再回來。”

  不愧是主仆,就連理由都找的是一模一樣。“不知道王爺這大晚上的要去處理什么事務呢?”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