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妻約,總裁虐戀入骨 101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小說:一生妻約,總裁虐戀入骨 作者:蘇曼舒 更新時間:2020-02-09 04:16:28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葉蘭生最近的心情非常不好。

  他突然間變得很好說話,接手術極其爽快,有時夸張到三天三夜不睡覺,接連不停地進手術室,可是最讓人覺得可怕的是,即使沒有怎么睡覺,他的刀法,卻越來越凌利,每一刀都詭異地精準,再難、再復雜的手術,在他手里都像是割個盲腸般簡單。

  他的精神好像在可怕地亢奮著,越是冷靜,越是駭人。

  自己的老板這么賣力工作,麥迪應該感到高興才是,可是他心里卻怪異地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現在很怕看到自己的老板,最希望的事情,就是老板趕緊像以前一樣,時不時放個假什么,讓他不用面對他。

  “心跳、發育都是正常的。”葉蘭生扯了幾張面紙遞給許雪,讓她擦掉肚皮上的凝膠,抬眸,冷冷地望著那個一直守在一旁的男人。“曲懷殤,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不是婦科醫生,這樣的事情,你再找我做,就試試看。”

  “雪兒寶貝,你小心點。”曲懷殤理都不理他,小心翼翼地扶著他的老婆起身,六個月的身孕,不是開玩笑的。

  “葉,謝謝你。”許雪朝他點了點頭道謝。

  這個曲懷殤實在是有夠夸張,竟然大手筆地買下一整套產檢的器材,說是舍不得她跑來跑去到醫院跟人擠。

  每個月總是把葉蘭生叫過來幫她檢查,雖然他們相處近十年了,但只要想到這個醫界的傳說,別人求都求不到他賞面,卻來給她產檢,她就會覺得非常不好意思。

  “葉蘭生,我女兒長得漂亮嗎?”曲懷殤才不管葉蘭生生不生氣,只問自己想知道的。

  葉蘭生關器材的手頓了頓,抬眸望了望那個一臉幸福的男人,丟出兩個字,“兒子。”

  簡簡單單兩個字,立刻就惹毛了曲懷殤,“葉蘭生,我警告你,再敢說我的女兒是兒子,我絕對不給你面子。”

  “那就不用給啊。”葉蘭生冷笑,直接按掉電源,轉身走人。

  “喂,你……”

  “殤。”許雪拉住發怒的老公,細聲問道:“你覺不覺得葉最近心情好像都不太好。”

  “有嗎?沒有吧,他一天到晚都是笑米米的,哪里心情不好了?”曲懷殤伸手在她圓滾滾的肚皮上摸著,“乖女兒,剛剛有沒有嚇到你?”

  許雪真的非常想要翻白眼,這個男人作夢都想著要個女兒,真是懶得理他。

  她起身往樓下走去,看到那個站在窗邊抽煙的男人,“葉。”

  葉蘭生聽到她的聲音,就將煙掐掉,拉開窗戶,讓新鮮的空氣流進來,轉身朝她抱歉地笑了笑。

  “汪小姐呢?”她對那個笑起來甜甜的小姑娘非常有好感,她感覺得到,汪甜甜甜站在葉蘭生身旁時,他是不一樣的,只是他自己有沒有發現?

  葉蘭生臉色如常,淡淡地開口:“我們分開了。”

  許雪點點頭,像是了解般,“這就難怪了。”

  許雪的話語,他一聽就明白了,如果他聰明的話,就不應該繼續往下問,但他沒有忍住,“難怪什么?”

  “我想到上個禮拜在清和園看到汪小姐跟一個很帥的男人在一起,他們很親密呢,當時我還覺得奇怪。現在才知道原來你們分手了,難怪她交了新的男友。”清和園最出名的就是情人約會的首選,那里的氣氛及設計,都是專門為戀愛中的人打造。

  葉蘭生望著她笑得一臉優雅,“是嗎?”

  “當然是了!想也知道,汪小姐那么可愛,喜歡她的人肯定很多,沒有你在身邊,她的行情肯定會更好!你知道嗎,婚禮過后,有好多人跟我打聽她呢。”

  “原來如此。”

  “葉,你要不要留下來吃晚餐?”話點明就可以了,許雪很識趣地轉開話題。

  他搖了搖頭,“不必了。”

  轉身往外走去,走了兩步,突然停住,回頭,“雪兒。”

  “嗯?”

  “下次你在說話之前一定要想清楚,”他仍是一派的溫柔謙雅,“第一,你不喜歡吃日本料理,曲懷殤也不喜歡,尤其是你現在懷孕,他更加不可能讓你到清和園去;第二,你在刺激別人前,不要笑得那么得意,效果可能會更好。”

  “是喔。”許雪為自己倒了一杯牛奶,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你既然可以那么理智清楚地分析出我是在撒謊,為什么卻連方向都辨不明了?”她指了指他走的方向,“那里是去廚房的路,我想你剛剛是想要去大廳的吧?”

  葉蘭生是出了名的記憶力驚人,認路的本領一級棒,何況這里他來得比自己家都要勤快,竟然會走錯方向?究竟是有沒有受到影響呢?

  何況,清和園是她隨口說說,但男人,卻真的有喔!上個禮拜她就看到汪甜甜跟一個長得還蠻不賴的男人在一家餐廳吃飯,不過沒有很親密啦,但是這一點一定不會告訴葉蘭生。

  他望著她,不說話。

  “既然喜歡她,為什么又要推開她呢?”

  “曲懷殤這張嘴,真是太多余了。”

  “你們這幾個男人,永遠都是弄不清楚自己的心!我一直以為你是不同的,原來,你跟他們一樣,一點分別都沒有,難怪你們會成為朋友。”

  他笑著,云淡風輕,“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跟他們不一樣。”

  “葉蘭生,這個世上,誰也不能保證會愛對方一輩子,可是至少現在,我們是相愛的,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相愛,將來怎樣,誰也不會知道。”

  “……”

  “難道你真的要等到失去了,才去后悔?想想有一天,她被別的男人抱在懷里、親著、吻著……”

  “砰”地一聲巨響,曲懷殤花幾百萬買來的宋代冰青花瓷瓶碎了一地,鮮艷的紅玫瑰四處飛散。

  “你受不了的,對吧?”她笑著,難得的嬌媚,“哪怕只是聽聽,你就受不了,可是你卻在她面前吻別的女人,你讓她情何以堪?”

  “怎么了?怎么了?”聽到聲響,飛快從樓上沖下來的的曲懷殤,望著一地的狼藉,顧不得心痛自己的寶貝花瓶,一把拉住老婆,上下打量,“你有沒有受傷?有沒有怎樣?”

  許雪沒有理會他,緊緊地盯著葉蘭生,“你不愿意為了一棵樹,放棄森林,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失去那棵樹,就算給你全世界的森林,你會快樂嗎?男人對愛情,永遠是遲鈍的!葉蘭生,我真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你在你的森林里面痛哭。”

  “喂,老婆,你在胡說什么呢!”曲懷殤很尷尬地想要捂老婆的嘴,將好友的心事告訴自己的老婆,已經不應該了,結果這女人竟然直接找上當事人開罵,這樣……

  葉蘭生冷笑著看著他,“曲懷殤,麻煩你管好自己的那棵樹,還有你的那張嘴。”說完,轉身走了,這次,他沒有走錯方向。

  半晌,曲懷殤皺眉,轉頭問許雪,“你今天真有勇氣,敢這么跟葉講話,你平常不是都說葉最可怕,不敢惹他的嗎?”自從他老婆在婚禮上被葉蘭生整了那么一次以后,許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