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 第一百五十六章銅錢加銅錢

小說:雪中悍刀行 作者:烽火戲諸侯 更新時間:2017-09-22 23:34:17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我是至尊
  世子殿下咬牙切齒說了個大快人心的滾字,結果整座涼亭便寸寸龜裂,曹官子陪著這一日重新恢復太平公主身份的姜泥背對亭子緩步而行,等徐脂虎老劍神等人聞聲趕來,只看到徐鳳年坐在塵埃碎屑中,臉上神情瞧不出是狼狽還是憤懣。最心疼這弟弟的徐脂虎遮掩不住滿臉怒意,恨不得調動兵符圍剿了那行事悖逆的曹官子,這兩日陽春城有兩件大事,一件是報國寺名士薈萃,曲水談王霸,再就是顧劍棠舊部嫡系心腹領兵入城,無疑是要針對北涼世子,以徐脂虎這些年在江南道上積蓄的人脈,不是不可以借力打力,最不濟也能讓那曹長卿無法繼續閑庭信步地裝神弄鬼。

  但被毀亭示警的徐鳳年沒有喪心病狂地跟曹長卿死磕,起身后走向大姐徐脂虎,握了握她的手,擠出一個笑臉,看得徐脂虎心里更難受,但她總算勉強隱去臉上的怒容,姐弟倆人回到寫意園房中坐下,沒過多久,青鳥站在門口稟告道:“長郡主,殿下,姜泥與曹長卿已經坐上棠溪劍仙安排的馬車離去。”

  徐鳳年問道:“李淳罡跟著走了?”

  青鳥搖頭道:“沒有,老劍神讓我捎話給殿下,哪天返回北涼了他才會離去。”

  徐鳳年呵呵笑道:“好大一顆定心丸。”

  徐脂虎猶豫了一下,從袖中拿出一封信,笑道:“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你二姐剛寄信過來,說讓你別去上陰學宮,即使去了,她也閉門不見。看來是這次是真生氣你先來湖亭郡而不是她那里了哦,咋辦?要不姐幫你求個情?”

  徐鳳年苦笑道:“別,千萬別火上澆油,大不了我先繞道去龍虎山找黃蠻兒,既然沒有先去看二姐,好歹弄出個把上陰學宮當作壓軸的心誠架勢,否則二姐說不見我,就肯定會給我吃閉門羹。”

  徐脂虎提及徐渭熊也是刀子嘴豆腐心,終歸是親姐妹,點頭柔聲道:“你這二姐心氣高,獨獨對你,是很在意的,你見過黃蠻兒后也別寄信說要去學宮探望,給她個驚喜,她也就沒法板著臉給你看了。”

  徐鳳年思緒偏離,皺眉問道:“這次我在陽春城大打出手,會不會讓盧道林很難堪?”

  徐脂虎胸有成竹道:“這事不打緊,國子監祭酒的位置當然清貴,可到底不如六部尚書來得實在,以往要顧忌儒士風范,放不下身段去做,這次吃了虧,說不準就會因禍得福,而且小叔已經打定主意去兵部任職,雖說豪閥之間相互爭權,可一直在有顧劍棠坐鎮的兵部討不到半點好,六部中就數兵部世族子弟最說不上話,這回小叔出馬,哪怕是跟盧氏不對路的,估計都得捏著鼻子點頭答應下來,若是盧氏家主再能執掌一部,盧氏就算上了個臺階,不至于跟以往般做個小媳婦兩頭受氣。各大殿閣學士,兩省主官,六位尚書,加上六部侍郎二十余人,這幾類稱得上是第一線京官,一個家族是否得勢,關鍵就看能否在這里頭占據一兩個位置了。中書省因為長久不舍中書令,十幾位大黃門各有山頭,況且京城那位也不允許這些人抱作一團,反而不如尚書六部來得勢大。”

  徐鳳年嘆道:“想想就頭疼。”

  徐脂虎問道:“就讓他們這么走了?”

  徐鳳年無奈道:“曹長卿這家伙是春神湖上的老麻雀,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沒對我出手已經是看在姜泥的面子上。擺在我面前就兩條路,一條是寄希望于李淳罡出死力,拉上趙勾和官府和軍隊三大勢力,一同剿殺曹長卿,這樣往死里得罪的話,壞了曹長卿的大局,一旦被他逃脫,別說是我,可能連徐驍都要硬著頭皮應對他的刺殺,我是知道這種高手偷襲的無解,一個呵呵姑娘數次讓我命懸一線,曹官子要殺誰,也就京城那位勉強可以撐著不勝不負的場面。另外一條就是眼不見心不煩,認命了,誰讓自己技不如人,沒辦法的事情。江湖險惡,所以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這話是溫華說的,真他娘的有道理。要不然我倒是想豪氣地跟曹官子說一句有本事來跟本世子互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章 ]繼續閱讀〉〉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正版